onu2e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線上看-第九百零八章   高句麗滅墨家出推薦-clqvx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钟文回到龙泉观后的日子。
寵 妃 無 度 暴君 的 藥 引
基本都围着九儿转着。
哪怕就是曼清,钟文都少有与她说话了。
至于何因,估计也是因为钟文离开龙观的时间太久,两人之间又多了一些陌生感出来了。
同时。
钟文的心,又全挂在自己女儿的身上,根本没有过多的心思,去触及那些儿女之情来。
而曼清也同样如此。
谁也不会多说什么,谁也不会怪谁。
可以说。
大部分人的心思,都放在九儿的身上。
毕竟。
离着九儿三岁已是快要近了。
也就将将一个月的时间了。
三岁。
是一个小坎了。
这个坎要是不好好处置,以后九儿必然会遭受更多的麻烦与痛苦。
“九首,你看九儿入气时间选在哪天最好?又在哪里最为合适?”时过两日,鬼手跑来向钟文问道。
钟文看着自己这个三师傅。
心中的愧疚感很重。
自当自己这个三师傅回到龙泉观开始,就一直潜心研究如何处置九儿的问题,甚至连巫门的事情,都丢到了一边去了。
钟文也知道。
自己三师傅的心中想法。
可他不开口,钟文却是不方便问出口。
毕竟,钟文并不是鬼手真正的弟子,也只是一名记名弟子,从鬼手的手上,学得那巫门的医术罢了。
可是。
这巫门的事情要是不解决。
以后巫门的未来如何,谁也不知道。
影子早已脱离了巫门。
而只有鬼手乃是这巫门人。
巫门在鬼手的心中甚大。
可枯木他们占据了巫门的核心,而鬼手又是一个老好人,也不方便与枯木他们为敌。
再加上枯木他们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即便鬼手如今已是先天之上八层的境界,又有着钟文所传授的属性功法。
可放在鬼手身上。
他依然会选择避让。
钟文瞧着自己的这位开始渐露憔悴之色的三师傅,“三师傅,我决定三天后,带着九儿去天地宗,那里有一块寒床,适合九儿入气,要是三师傅方便的话,也可随我同去。”
“寒床?那最好不过的了,原来天地宗还有这样的宝物。”鬼手一听钟文之言后,还有些难以置信的表情。
寒床。
放在当下。
说来即是宝物,也非宝物。
寒床乃是寒玉所制。
当然,越大越是少见。
但也并非没有。
据钟文所知,这寒玉就有着不少人有,其大小可不一罢了。
而天地宗有着一块寒床,这就足以说其体积够大的了。
时过三天后。
钟文抱着九儿,鬼手带着不少的药物,而曼清也是背着一些东西,跟着钟文到了天地宗。
一入天地宗后。
钟文几人就开始给九儿入气开始准备了。
天地宗这边在忙活着。
而此时的唐国与高句丽国的战场之上,却是惨烈之极。
原本的高句丽。
因为渊盖苏文出使唐国之后,被钟文所废。
本来高句丽国的荣留王,早就该被渊盖苏文给杀了的他,此时却是南逃至高句丽国的南部城镇,躲避着唐国的打击了。
“各位,谁还有什么办法?唐国拒绝我等投降,难道唐国真的要灭了我高句丽国不成吗?”荣留王看着当下的这些文臣武将们,可谓是痛心疾首。
说打的是他们。
说投降的也是他们。
可真一开打之后。
却是发现整个高句丽国,这还没打多久呢,就已是被唐国方面推进到了高句丽国中段了。
“我王,即然唐国如此凶恶,那我高句丽国人也不是吃素的,跟他们拼了。”突然,正当荣留王痛心疾首之时,一位大臣却是站了出来大声喊道。
“拼了,我等要跟唐国拼了。”
“……”
这般的声音不在少数。
而不远处,高藏却是站在那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依着历史进程而言。
此时的高句丽,高藏才是这高句丽国的国王。
可到了今天。
渊盖苏文一族被平,大部分的的军政大事,全部回归到了荣留王的手中。
虽说军政大军被荣留王收回,可还是有着一些落入到了高藏的手中。
而今。
这高句丽国的朝堂之上。
可以说是一分为三。
主和一方。
主战一方。
还有一方就是墙头草了。
有道是。
当下的高句丽国的现状,就是内乱外患。
高藏想借着此机会,把荣留王给平了。
而荣留王也想借着此机会,更要坐稳他这个王位,同时也想借着此机会,把反对他的人,以及高藏一系的人给平了。
但这位荣留王。
有到是被渊盖苏文一家给压制的太久了,也软弱了太久了。
本来有好多次的机会可以把高藏给平了,可最终,到现在高藏依然高枕无忧,可见这位荣留王,着实不是一位好王。
朝堂之上的争议不止。
而此时。
一位将士奔至殿堂,大声急报,“报,报我王,唐国兵马已是推至我城之下,还请我王定夺。”
“啊……”
“这下可怎么办,可怎么办啊?”
“大王,赶紧投降吧。”
“大王,你亲自披白投降吧,要不然,我高句丽国可就再也没有一席之地了啊。”
“大王,投降……。”
从北,被打到了南。
而这才到南部也就十来天的时间。
唐国的将士,就已是又推进到了南部。
这让高句丽国朝堂之内,都纷纷开始响应着投降了。
再不投,他们连再投降的机会,说不定都没有了。
有道是。
人倒众人推。
荣留王最终也只能披白出城,向唐国投降。
可是。
唐国这边,虽说接受了高句丽的国投降,但这步伐却是没有停下来。
十天之后。
整个高句丽国的土地,回归到了华夏。
“圣上,高句丽国已平,我等是否可以班师回朝了?”结束了战事后,辽东城中,李绩等众将军向着李世民恭问道。
李世民御驾亲征。
已是过去了几月。
如此长的时间,唐国的皇帝不坐镇于长安,这些领兵在外的将士们,也担心长安有异动。
而且。
最近长安那边也传来了消息。
说长安最近有些异动。
不过。
此时的李世民,却是闭着眼睛,思量着什么。
片刻之后,李世民突然站起身来,“我们离班师回朝还太早,百济,新罗两国,也该回归我华夏的怀抱,我李世民才能安心。”
当李绩他们这些将军一听到李世民之言后。
心中甚动。
虽说。
在攻打高句丽国之时,他们就已是猜到李世民有这个苗头了。
而当李世民这话一出口后,这让他们心中甚动。
有道是。
将士的存在,不就是为了征战而征战嘛的。
不管是谁。
有了战事,才能在征战当中受功受勋,然后封妻荫子。
而此时。
姜卫姜内侍来到一营之内。
此营的将军,正是当年钟文收下的神射手伯益。
当伯益见到姜卫突然而至后,赶忙带着自己的那些亲卫,或者一些其他将领过来,“见过姜内侍。”
姜内侍的到来。
让此营所有人都紧张不已。
哪怕就是伯益也是如此。
姜内侍除了是李世民的内侍之外,更是钟文的朋友。
这个朋友的名号,如今在整个营中所有人,都早已是传遍。
而且。
此次两国战事当中。
姜内侍曾经以一人之力,就攻破了久攻不下的一座城池。
放眼唐国军中,谁又有着如此实力呢?
而且。
那一场战事当中。
姜内侍在众人的眼中,犹如一个地狱恶魔一般,所到之处,无不头颅滚滚。
而此时姜内侍到来。
此营当中所有的将士,哪一个不害怕的。
“圣上有令,着你们即刻前往百济国方向,等待下一步的命令。”姜内侍看了看伯益后,冷冷的看了看所有人吩咐道。
“是,姜内侍。”在伯益为首的众将士,听闻了这个消息后,心中甚喜。
本以为这战事要结束了。
正当大家准备等候命令离开之际,却是得到了这么一个突如而来的好消息。
这个少年营的建立。
本就是为了战事而筹建的。
虽说唐国攻打高句丽的战事当中。
此营的损失率不大,但也是有一些的。
但同样。
有损失,其回报也是不少的。
就好比此少年营就曾攻破了数城。
为此。
李世民曾经放下话来,会好好奖赏此营中的将士们。
这让所有人都激奋不已,在战场之上,更是奋勇杀敌了。
又几日后。
唐国这边一边安置着战争之后的高句丽人,一边恢复着高句丽国的境况,而一边又是陈兵于百济国与新罗国的国境线。
如此多的唐国将士出现在两国边境。
这让百济国与新罗国人,人心慌慌。
而此时。
白山黑水之间。
墨门之中,墨罗却是站在墨门之内,看着唐国的方向,长叹一声,“看来,我墨门不能再封山下去了,如此下去,这世道哪里还有我墨门之地啊。”
“长老,难道唐国的将士还会攻打到我们这里来不成?我们这边乃是白山黑水,森林茂密,不要说人了,就连野兽都难至的。”墨先站在一边,听着墨罗的话后,出声打问道。
“墨先啊,我墨门所在之地,虽说人类难至,可我们都能到的地方,难道唐国就没有别的人前来吗?唐国能人不少,想要来到此地,虽说必然会花上一些时间,但一定能抵达的。”一边的墨幽却是回道。
“父亲,那我们该往哪里走?我们在这里居住了一辈子了,难道这天底之下,就没有我们墨门之地吗?”墨乙闻话后,心中也是凄凄不已。
“你们也不要太过担心了,唐国不会攻打到这里的,只不过以后我墨门需要更为隐秘行事了。”墨罗到是不担心唐国会不会派兵打到这边来,但对于封山之事,却是想着要解禁了。
墨幽已是好了。
再封下去,他们都已经失去江湖之上的任何消息了。
如果继续封山下去。
他们都有可能脱节了。
脱不脱节,谁又知道呢。
如果唐国全国推进如利州一样的方式方法的话,再如果这墨门封山五十年,那说不定真就脱节了。
但是。
墨罗却是放下话来了,墨门不再封山。
随着墨罗的话这一席话之后几天。
墨门之中,就奔出不少的墨门弟子,往着各地而去,开始到处打探消息去了。
而此刻。
墨门之内的一棵大树之上的木屋内。
墨离地是百无聊赖的,透着木屋门看着前方远处。
“也不知道九儿如何了?”墨离望着远方出神,自言自语的。
好在木屋这边没有其他人。
有的,也只有木屋之下的树底下,一只硕大的黑虎,正趴在那儿闭目养神。
而黑虎的不远处,却是有着几只小黑虎,到处钻来钻去的。
一看那几只小黑虎。
就知道这与着墨离送给钟文的那只,同出一窝了。
正当墨离出神之际。
墨离的祖父墨幽,却是突然纵身而至。
墨幽的到来,那只大黑虎根本连头都未抬,到是那几只小黑虎,吓得往着大黑虎身边奔来。
“离儿,我墨门封山之令已是解禁了,你也不用天天待在木屋之中,可以随意的走走了,正好祖父有件事情需要你帮我去做。”墨幽到来,看见自己的孙女依然如往常一般,坐在木屋中发待似的。
墨离见自己祖父来了,也只是抬了抬头,看了看墨幽。
对于自己祖父的话,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什么礼仪也好,还是什么家教也罢。
在她的身上,又早已是没了影了。
“离儿啊,你也知道,我墨家受到三荒的打击,着实不易到处走动了,要不然,你伯公也不至于要下达封山之言,而今,唐国对高句丽国发动了攻击,看势态,有可能要攻打百济,新罗两国,以后,有可能要清剿白山黑水这边了,所以,祖父想让你去墨宗走一走。”墨幽见自己的孙女如常,心中也是无奈的很。
这个孙女。
墨幽也好,还是墨罗也罢。
他们可谓是看中的很。
这不。
从南疆接回来后。
墨离的境界,就开始直线式的增长。
从先天之上四层,直接到了先天之上七层了。
比起曼清来,都要高一层了。
原本在南疆的墨离,一点长进都没有,可在墨门之内这几个月下来。
其长进的速度,着实有些可怕。
或许是因为那三年的积蓄导致的吧,也或许是因为三年的时间压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