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5sxn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漫威有間酒館討論-第一百一十九章 藍染:從今以後,由我立於頂端看書-80mnz

漫威有間酒館
小說推薦漫威有間酒館漫威有间酒馆
在一个离山丘较近的地方,刚刚从卯之花烈那里逃走的蓝染和市丸银两个人,看着不远处的刑场,虽然总队长还有浮竹十四郎等人已经离开了,那些副队长也都已经倒下,甚至朽木白哉也被黑崎一护打败了,但是朽木露琪亚那边似乎还有几个人保护。
“哎呀,看来我们需要和他们继续战斗了呢。”市丸银略微惊讶的说道。
“那就速战速决,银,将要带回来,他那边似乎也遇到了一些麻烦。”蓝染看着不远处,脸上依旧十分平静,平静的看不出任何心思,因此市丸银点了一下头离开了这边。
而蓝染看着那边的旅祸们似乎准备撤退,也不再迟疑一个瞬步来到奥村燐身后,准备将这个看起来最弱的家伙,杀死或重伤。只是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就在蓝染的手臂快要接近奥村燐的脖子的时候,穿着黑色皮质风衣的男人突然出现并抓住了蓝染的手臂,这就让蓝染十分惊讶。
“年轻人,你似乎有些不讲武德啊,偷袭一个小盆友。”况天佑看着蓝染,说道。
“年轻人,呵呵,好久没有听到这样的称呼了呢。”蓝染爆发灵压,挣脱了况天佑的手臂,抽出斩魂刀直接进行始解:“碎裂吧,镜花水月!”
蓝染的斩魂刀微微闪烁,似乎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蓝染却已经露出一丝胜利的笑容,因为他的斩魂斗的能力就是让看到他始解的人完全催眠,因此在场的几个人在这一刻已经被催眠,接下来的战斗怎么打,就是要看他的心思了。
况天佑并不知道这一切,他只是觉得刚刚有什么东西在影响自己,但却又搞不懂,因此决定直接攻击,他利用自己的速度几乎瞬移的出现在蓝染身后,直接抓住了蓝染的脖子,他刚刚准备用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怎么也用不了力,这就让他有些疑惑,直接将手中的人放开。
“大家小心,这个家伙的始解有些不对劲儿!”况天佑皱着眉,喊道。
扑哧的一声况天佑被一柄利刃刺穿了腹部,是黑崎一护,对方此刻正在用愤怒和仇恨的目光看着他,况天佑一掌击飞黑崎一护,身上的伤很快就恢复,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黑崎一护攻击,而且刚刚攻击那个新出现的家伙,最终怎么也下不了手。
“是不是很疑惑?”一个声音出现在他耳边,随后他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砍了一刀,这一次是刚刚出现的那个家伙,只见他说道:“镜花水月的能力,就是让看到始解的人完全被我催眠,所以这一刻你在所有人眼里,就是我,而我又不是我。”
“这么不要脸的能力,还真是适合你啊。藏头露尾的家伙!”况天佑轻哼一声,刚准备抓住对方的手臂,却抓空了,显然他的感官已经完全被影响到了。
蓝染并没有因为况天佑的话语而愤怒,他只是有些奇怪对方的身体,明明看起来是一个人类的模样,但却拥有大虚那样的体质,到现在不知道被攻击了多少次,但依旧没有丝毫虚弱的感觉,甚至在攻击到自己伙伴的时候,下意识的停手,这一切都让他十分在意。
“刚刚出现的这个家伙,他的始解能力就是完全催眠,他已经影响了我们的感官,我刚刚似乎攻击到自己人,因为契约的约束,才没有下死手。”蓝染不知道的地方,况天佑立刻打开酒馆的聊天群,对其他人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刚刚我明明想要使用必杀技,却莫名的发不出来。”杀生丸立刻回复。
“啊?!!那岂不是我们在自相残杀?”不知道自己被契约救了一次的奥村燐,有些惊讶的说道。
“问题是我们周围还有几个死神,这些人可没有契约的保护,如果一不小心杀死这些人,我们倒没什么,就怕一护你以后被尸魂界追责。”况天佑说道。
“我现在只能被动防御,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啊。”黑崎一护有些无语的说道:“而且露琪亚那边怎么办?已经完全不知懂谁是谁了。”
“该死,早知道应该给她套上一个无敌卡。”马小玲有些懊悔,刚刚因为他们都在这里,所以才没有对露琪亚使用保护措施。
说话间众人或多或少都受到了一定的伤害,毕竟镜花水月的能力实在是太BUG了,就算无法完全控制他们几个人,但只要稍微让现实和他们的感知有所不同,就能够让他们彼此伤害,哪怕是有契约保护无法给自己的同伴造成太过严重的伤害,但是这样一下有一下的实在是太让人气愤了。
“斩魂刀是死神灵魂的产物吧,我记得那位夜一是这么说的。”杀生丸突然问道。
“没错,你想到办法了么?”其余人立刻询问。
“我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要么直接爆发灵力用比对方还要强大的灵力来强行解除那个家伙斩魂刀的能力,要么就利用卡片在我们周围形成一个无灵空间,没有灵压可用斩魂刀应该也会废了吧。”杀生丸轻哼一声,说道:“我就不信一个‘死神’的身体素质,比我这个妖族还要强大。”
“两个方法同时进行,因为这家伙已经干涉我是用的技能卡片了,我刚刚似乎搞错了卡片。”黑崎一护立刻说道。
听到黑崎一护的话,杀生丸瞬间变成了犬妖形态,一个高大威猛的白色妖犬出现在半空中,那庞大的妖气直接将周围空气吹散,蓝染看到之后也是十分惊讶,因为这已经不是一个虚或者是死神的问题,而是他根本没有想象过的存在。当然让他更加吃惊的还在后面,因为况天佑杨天怒吼发出一声似龙似虎的声音,整个瀞灵廷再一次被这个声音影响,普通的死神或拥有灵力的‘整’们再一次昏了过去。
“啊咧咧,蓝染队长,你似乎惹怒了这些人。”刚刚带着东仙要回到这边的市丸银,看到这一幕吞了吞口水,一副怕怕的表情,说道。
“这都不能称之为人了吧。”东仙要虽然看不见,但也能够感受两个非人的灵压,因此直接吐槽。
“好在我们已经拿到想要的。”蓝染看了看手中散发着轻微光芒的光球,本来准备杀死露琪亚的他,下意识的将对方控制住,并没有下死手。
然后他们就看到两个人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卡片,直接划过读卡器,然后一个半透明的金色光芒笼罩了整个山丘,正在附近战斗的几名队长,也包括在山丘地下激烈战斗的总队长等三个人,都被罩进去了。于是刚刚还在半空的几个死神突然失去外界灵压,直接掉了下去,好在还能够运用自身的灵压,爆发了几次之后才勉强没有受重伤,当然也有几个倒霉蛋骨折,抱着胳膊腿在地上一脸的黑人问号。
“灵力完全被隔绝了,是那些旅祸做的么?”京乐春水十分震惊的看着周围。
“嗯,虽然自身的灵压没有被限制,但可恶持续战斗了,也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浮竹十四郎也是惊讶的说道。
总队长刚刚释放斩魂刀而产生的火焰也变得稍微弱了许多,当然这对于总队长来说也不算太大的事,他完全可以用自身的灵压施展更多的攻击手段,但这一刻他想的并不是这些,而是这种手段要是被他们的敌人掌握,那么一切将会不可想象,没错,就算他们自称为死神,依旧还存在一些敌人,这些敌人不只是虚,还有一些人类以及反叛瀞灵廷的一些死神。
“看来你们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总队长问道。
“我们的任务只是拖延一下老师你而已,因为真相很快就会水洛师去。”京乐春水耸耸肩,说道:“所以也不知道这个玩意到底是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卯之花烈使用鬼道将蓝染炸死以及市丸银、东仙要都是背叛尸魂界的罪人这件事情公布了出来,只是现在似乎一切都无所谓了,因为整个山丘都被金色光芒笼罩着,除了队长级别的几个死神之外,其余的都无法使用灵力攻击。
不过卯之花烈的这句话也算是给京乐春水和浮竹十四郎一个机会,他们立刻要求停战并前往刑场去看看,总队长不敢确定其他人的忠诚,但是他相信卯之花烈不会背叛自己,因此收起斩魂刀,使用瞬步来到了山崖上面,然后就看到了被三个旅祸压着打的蓝染、东仙要和市丸银三个人。
“怎木回事?露琪亚她怎么了?”浮竹十四郎来到这里之后,并没有关注正在战斗的几个人,而是来到了躺在黑崎一护怀里的朽木露琪亚身边。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我也不清楚,之前我们都被蓝染的斩魂斗控制住了,等他们使用这个特殊结界的时候,露琪亚已经被蓝染抓在手里,而且人也失去了意识。”黑崎一护也十分焦急,他刚刚已经使用了恢复用的卡片,但似乎并没有用。
“得立刻前往四番队,这个结界可以离开么?”浮竹十四郎听后,立刻向黑崎一护询问。
“应该可以吧,马姐姐?!!”黑崎一护也不知道具体的那张卡片的作用,因此下意识的看向站在一旁的马小玲。
“别担心,那个女孩只是昏过去了,没什么事。”马小玲有些无语的看着黑崎一护,说道:“只是因为这里没有灵气,她无法快速醒过来而已。”
马小玲说完看依旧有些担心的黑崎一护和浮竹十四郎,拿出一瓶恢复灵力的酒水,这是作为未成年的黑崎一护所买不到的存在,她将酒水小心翼翼的灌进露琪亚的嘴里面,大概过了几秒钟的时间,露琪亚就苏醒过来。她本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但是没有想到又一次被这群人给解救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黑崎一护立刻问道。
“那个奸商,哦,我说是浦原喜助,他似乎将一个名为‘崩玉’的东西放在我的魂体内,刚刚蓝染已经将那个东西从我体内取走了。”露琪亚有些虚弱的说道。
“可恶,我就应该想到浦原喜助那个家伙不安好心。”黑崎一护气呼呼的说道。
网游之屠龙牧
而在这个时候,那边的战斗也已经落下帷幕,在失去外界灵力的补充之后,蓝染的实力就算再怎么强大,依旧不是况天佑的对手,至于市丸银则再一次被杀生丸缠住,战斗起来越来越困难,最终被杀生丸用刀刃指着脖子,这才放开手中的斩魂刀表示自己忍术,至于东仙要也被奥村燐这个不要了的家伙使用技能卡绑的死死。
“看来我们这一次似乎已经输了呢,蓝染队长。”市丸银有些无语的看着杀生丸,这一波似乎有些亏啊。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存在。”蓝染被抓住了脖子,还用举高高的姿势吊在半空,但况天佑并没有下狠手,他本身就不是一个嗜杀的人,但是看蓝染的模样,似乎还有什么后手的样子。
况天佑没有说话,直接拿出一张符贴在蓝染额头上,然后蓝染的神色第一次有了变化,因为他已经完全无法感应到自己体内的灵压。刚刚只是外界的灵压在一瞬间无法感应,无法使用鬼道这些借助外界灵气的攻击方式,而此刻却是连自己体内的灵压都无法感应,仿佛是一个没有丝毫灵力的‘整’一样。
“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后手,但我想这个世界的一切,似乎离不开灵力吧。”况天佑看着那张符变成光芒融入蓝染的体内,随手放开了对方,说道:“这下你就无法继续作恶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蓝染愤怒的看着况天佑,仿佛是一个丧家之犬在啱啱狂吠一般,只可惜况天佑却已经完全不理会这个人。
市丸银看着已经完全感应不到灵力的蓝染浑身一颤,他一辈子的追求似乎就在眼前,而杀生丸也拿出一个符卡,准备使用同样的方式对付他,于是市丸银瞬步躲开了杀生丸,而这一次的速度可比他之前展现的还要快,杀生丸脸色变得一冷,显然已经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家伙没有使用全力,这可是对他的侮辱。
杀生丸知道死神战斗必须要依靠斩魂刀,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抽出身边的天生牙,使出了一招冥道残月破,紫色半月形刀气瞬间击向了市丸银的斩魂刀,只要他敢在那里出现并捡起斩魂刀,而他自己也绝对会被冥道残月破给集中,就算不死也肯定会重伤。
只是接下来的一幕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市丸银凭借瞬步来到了自己的斩魂刀面前,面对击向自己的攻击毫不理会,拿起斩魂刀的瞬间刀刃指向了有些癫狂的蓝染,轻轻的说了一句:“卍解—神杀枪”,随着话音刚落,极速伸缩的神杀枪瞬间将蓝染刺穿,而他自己也被杀生丸的一击斩断了右臂。
这下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不明白市丸银到底要干什么,明明他们才是一伙的,结果在最后节骨眼上,却突然杀死了蓝染,而杀生丸看到这一幕也不在继续攻击市丸银,他有些不解的看着队长,至于东仙要则疯狂的辱骂市丸银,然后就被奥村燐给堵住了嘴巴。
“他已经死了。贯穿伤和中毒。”况天佑看着眼前的尸体,叹了口气并且从蓝染尸体旁边拿出一个散发着光芒的光球,说道:“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崩玉吧,只可惜他已经没有机会使用了。”
“额,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么?”黑崎一护有些懵逼的说道。
至于造成这一幕的市丸银则完全不顾自己的伤势,直接躺在地上嘴角露出一丝十分真诚的笑容,他的身体因为没有灵力的支撑已经十分虚弱,但这一刻他却十分高兴,只是他一直想念的那个人似乎还没有出现在这里,或许这才是他在这一刻唯一感到遗憾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