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xq5火熱都市言情 我在西遊撿屬性-第244章 想要說服-310xe

我在西遊撿屬性
小說推薦我在西遊撿屬性我在西游捡属性
“好,我们跟你们回去,你说的对,我确实需要将后面的事情处理好才可以走,不处理的话,长安城真的会打乱。”
那些有心的人知道他离开了长安城,长安城是京都,京都一旦空虚,敌人乘虚而入,直捣黄龙,到时候后悔的还是他。
他们三人跟着梅仙和小风回到了皇宫内。
一大早。
李牧召集了众臣,当着众臣的。面宣布到:“朕决定要御驾亲征!”
底下的人纷纷的交头接耳,李牧都能够听到他们反对的话语了。
“诸位大臣,朕就想问一句,国难当头,难道朕要坐视不管吗?倭贼已然欺辱到我们的头上,难道我们要挨打?俗话说得好,落后就要挨打,但我大唐朕不觉得落后,朕觉得落后的是他们窝贼,所以我大唐为何要挨打,他们若是不服气觉得我大唐没有人,那朕亲自上,只要他们能够打得赢朕,那朕就心服口服!”李牧说道。
公主 小說
“可是陛下话虽如此,但是战场上没有亲兄弟,没有亲父子,什么都没有,只有鲜血,陛下真的准备好了吗?”有臣子问道。
“当朕说出御驾亲征的时候,朕就已经准备好了,不管是流血还是什么,朕都可以承受,只要能够替大唐赢回尊严,朕觉得朕什么都不管,即使死在战场上,朕也无怨无悔。”李牧说道。
底下人再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朕此去将由魏征魏大人监国,房玄龄,杜如晦,长孙大人辅之。”李牧说道。
说完后便下朝了。
李牧到了梅仙处,梅仙的宫内有一六七岁的孩童正开心的玩耍。
李牧听到梅仙叫着他们,他的名子承乾,这孩子应该是李世民跟长孙皇后的大儿子李承乾。
他真的不明白李世民和长孙皇后为什么要将他们的大儿子养歪了,长大之后变成那个样子,一定是李承乾少年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所以长大的时候他才变成那个样子。
李承乾看到他非常开心的朝他跑过来,一把抱住了他的腿抬起头。欢快的教导:“父皇来了,儿臣给父皇请安。”
李牧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将他抱了起来,缓缓的朝梅仙走过去。
高手十七岁开始 林痴
“承乾放过风筝吗?今日跟父皇一起放风筝?”李牧问道。
李承乾开心的笑了。
李牧带着李承乾和梅仙到御花园里放风筝,风筝一下子飞到了树上李牧看那树其实挺好上的,将李承乾叫过来说道:“承乾要不要试一试爬上树将风筝取下来?”
“可是树很危险,孩儿若是从树上掉下来竟然会摔破了脸摔伤了腿。”李成贤说的。
李牧抬头看着树,眯了眯眼睛,怪不得李承乾后来变成那个样子,感情是小时候便缺乏少年气概,他即刻指着那树说道:“不会摔伤的,你小心一点,承乾你是一个小小的男子汉,这事情是难不倒你的父皇,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什么都会做,你信不信?”
李世民选择鼓励。
“真的吗,父皇真的那么勇敢,敢于爬树拿风筝如果复方敢的话,那承乾也敢,臣妾也想像父皇一样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将来可以保护大唐,可以保护母后!”李承乾说道。
李牧颇为满意的看着他此时的表现,这样才算是一个正气昂扬的好孩子。
“去吧,别让朕失望。”说吧,他拍了拍李承乾的肩膀。
李承乾斗志昂扬,快速的爬上了树,缓缓爬到了树边,那树枝开始摇摇晃晃,似乎没办法支撑得住他此时的体重,他有些害怕他趴在树枝上退,也不是进也不是,心里越画的慌张,一慌张便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承乾!”李牧大声地叫了他。
李承乾听到了李牧的声音,即刻稳住了心神,没有像之前那么的慌张了,他脸上坠着泪水朝底下的领悟看去。
“父皇而且很害怕,而程要是摔下去了,一定会没命的数这么高一定很疼!”李承乾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承乾不要怕,父皇会接住你的!”李牧鼓励到。
有了李牧的鼓励,李承乾没之前那么恐惧一点一点的往前爬,生手将缠在树枝上的风筝取了下来,树枝突然惊动不住了,它的重量只听得咔嚓一声,李牧缓缓的飞起,一把接住了这个孩子。
李承乾紧张的眼睛都快长到了一起,然而却没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感觉,到那么剧烈的疼痛,他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在父皇的怀中,而父皇正站在纤细的树枝上,那树枝却惊动了他父皇的体重。
“父皇你好厉害啊。”李承乾的双眼里写满了崇拜之情。
所有的人都在夸赞他的父亲英明盖世,难得的贤明君王,但他以前从来都没有感觉得到,包括现在也并没有感觉到他的父皇有多么的厉害,但是他今天切切实实的感觉到了他父皇的厉害。
父皇的厉害之处在于他能够抱着他站在纤细的树枝上,而不将树枝压断父皇的厉害在于在他困难的时候能够迅速的解救他,这便是他父皇。
从前他觉得他跟他父皇之间的距离很遥远,他父皇每天都日理万机,很少过来看望他,他从来也不理解父亲,对于他来说意义到底何在,而今他明白了,原来在他困难之际,他父亲会伸出手毫不犹豫的接住他。
李牧看着李承乾眼中的崇拜之情,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飘飘悠悠的落在了地上。
梅仙缓缓走来,看到两人说:“陛下,你让城前爬那么高干什么?万一他摔着了怎么办?你当承乾是你吗?”
他母后对他的疼爱,他从来都不会怀疑,在这个世界上最疼爱他的人便是他的母后。
“好啦,好啦,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让程潜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了,再说了有我在呢,我不会让程前出现任何问题的,是吧?承乾?”李牧看着李承乾说道。
李承乾笑得无比的开心。
在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父皇和母后的感情真好,父皇在母后面前都不会称正母后责备他。他也不责备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