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8j0熱門連載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討論-第1233章 今天有糖,大概(四千字修改中)鑒賞-e7mc7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我在名侦探世界打酱油
(四千字修改中,各位明天再看。)
(今天这一章,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看到一个很特别的情节。)
(各位先睡觉吧,早点睡,这段时间降温,注意保暖。)
这句话在侧面表明了小哀在这件事上的态度。
可惜的是光佑一句都没有听到。
在打开门前,小哀先起床去照了下镜子。
等脸上的红润散去的差不多,她才打开房门。
一打开房门,小哀就看见光佑坐在台阶上,用手撑着脸。
看看小哀从房间里出来,光佑就站起来走到小哀身旁,问她:
“心情好些了吧?”
“嗯,好一些了。”
已经冷静的小哀虽然还有那么一点点不好意思,但已经好了许多。
“真是猜不到你这妮子想的是什么。”光佑伸出手揉了揉小哀的茶发。
他柔声说道:
“对了,如果我哪里做错了的话,你就直接和我说。”
“要不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改。”
这种温柔的语气和态度让小哀为自己之前因为想要掩饰,就假装生气的行为有些过意不去。
她对光佑说:
“别多想,你没错。”
“我知道了。”光佑点点头,没怎么在意,他又说,“但我还是想对你说这句话。”
“你没错。”小哀以为光佑还认为自己有错,于是她就再说了一遍。
“我知道。”光佑见她误会了,就和她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看着小哀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我的意思是,以后要是我做错了什么,你就直接和我说。”
“人有时候无法及时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所以如果以后要是我做错了什么事,你直接和我说就好,这样我也能及时改掉。”
闻言,小哀松了口气。
听见光佑的这番话,她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好,不过到时候我可不会因为是你,就捡好听的说。”
“你也是。”光佑收回手,对小哀说,“要是你做错了事,我也会说你的。”
“好。”小哀爽快的答应下来。
“这是你说的嗷。”
见小哀答应下来,光佑就立马转移话题,对她说道:
“小哀,要是你心里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别憋着,和我讲。”
“如果因为话题不方便的话,你就给明美姐讲,反正就别憋在心里。”
他说的当然就是刚才他怎么问都不肯说心事的小哀。
“所以,你刚才绕那么一大圈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小哀问。
她感到无奈的同时,感觉内心涌出一股股暖流。
“差不多吧。”
点头承认之后,光佑又说:
“不过,那几句话也确实是我想对你说的。”
“你要是有心事就和我或者明美姐说,别一直憋在心里。”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小秘密,不想告诉别人也能理解。
而光佑也不是非要小哀把心里的所有事都告诉给他或者明美。
于是,他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如果实在不能说的话,那你也可以和我说一声。”
“但不用告诉我具体是因为什么事情,你就说你心情不好,我就带你去兜风、看电影、吃大餐、逛街。”
“我会想办法让你心情好一些的。”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逍遥小农夫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明美姐,我也是你能无条件相信的人。”
“知道了。”
应了一声后,小哀突然凑近光佑,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
“偷袭完”,小哀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
她转过身,踩着楼梯,往上走去,就留下一句:
“我心情现在还不错。”
“这妮子…”光佑笑了笑,跟了上去。

之前的事情就此翻篇,光佑和小哀又恢复成之前的那样。
看杂志的看杂志,看女朋友的看女朋友。
把手里的杂志看完之后,小哀干脆把杂志放到一旁,躺在光佑的怀里,闭着眼休息。
她闻着光佑身上的味道,开始脑补令人脸红,心跳加速的那件事。
说的当然是婚礼。
脑补了一会儿,小哀回过神,问光佑:
“光佑,你对于你的姓名有什么想法么?”
她还是比较好奇她以后会改成什么名。
“说实话还真有。”光佑之前其实也想过。
他说:
“我目前就想过三个,一个是毛利。”
这是因为毛利家让他住了下来,他对毛利一家的感情也是属于家人的那一种。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光佑也是把毛利家当做自己家人来看待。
而且,光佑的情况特殊,毛利一家收养光佑,那光佑改成毛利的姓也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这个小哀能理解。
“另外两个就是…”
说到这里时,光佑稍微停顿了一下。
他低头看着小哀,说道:
“另外两个,一个是宫野,一个是灰原。”
这两个都是小哀的姓氏,宫野是真名的姓氏,灰原则是她现在的姓氏。
用“毛利”这个姓,是小哀早就想到过的。
可“宫野”和“灰原”这两个选项,她根本没想过。
“用我的姓?”小哀有些讶异。
“嗯。”光佑点点头,“这三个姓对我最重要,所以之前我就在这三个姓里考虑。”
说到这个,光佑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他挠了挠头,说道:
“但是考虑了很久都没定下来。”
“有想过别的么?”小哀问。
“别的没想过。”光佑摇摇头,说,“不过我倒是考虑过自己想一个来着,但一直没什么思路。”
有些人会把想对自己说的话,或者代表着某种含义的词语当做姓氏。
这些光佑并不是没有,但他不知道该如何把这些含义浓缩成两到三个字,甚至一个字的姓氏。
他想半天,也没想到一个听起来好听,且符合他要求的姓氏。
“慢慢想吧,时间还多得很。”小哀说道。
“嗯。”光佑点点头,刚想问小哀,但突然想起什么,就顿住了。
两人是对视着的,小哀自然能看见光佑张开嘴,似乎想说什么的样子,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又合上了。
“你想说什么?”小哀有些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光佑就问,“刚才就是想问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他其实没把话说完。
但因为一些原因,考虑到小哀,所以他把后半句话给省略了。
一听见光佑的这个问题,小哀就想起她刚才就有找光佑讨论他以后姓氏的那个想法。
毕竟这个姓氏以后也是她的姓。
她有些不好意思,但相比于刚才已经好了不少,表情都没怎么变,就摇摇头,回答道:
“我现在也没什么头绪。”
“好吧。”光佑并不急着去想,他说,“回头我好好想想,反正时间还多,得取一个好听一点的。”
“其实也不一定要想个姓吧?”小哀想到了一点,便说,“就姓‘光’不行么?”
她觉得“光”这个姓其实也挺不错的。
就和光佑给她的感觉一样,很温暖。
而且光佑对她来说,就是照亮她生活的那一束光。
“‘光’?”光佑还真没想到这一点,他说,“确实不错啊!”
虽然挺不错的,但光佑还是没有立刻拍板:
“先列入备选计划吧。”
“回头有时间我们两个再讨论一下。”
“嗯。”小哀点头答应下来。
名字的事情先放一旁,光佑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和小哀一起去准备午餐。
做菜这件事其实挺有趣的。
特别是做完菜,得到自己在意的人的认可,那种满足感很让人上瘾。
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做菜的感觉,那就更有趣了。
做菜的时候还能摸摸小手,等的时候,还能聊聊天什么的。
当然,前提是对方也要会做菜。
要不然乐趣一点感受不到,只会觉得很麻烦。
花了半个小时多一点准备好午餐并端上桌,光佑就去给带步美三人在外玩的阿笠博士打了个电话。
同时也给还在隔壁看书的柯南打了个电话。
都是熟人,很多规矩可以省略,而且还是分餐制。
没等几人回来,光佑和小哀就开始吃了起来。
两人边吃边聊天,话题就是姓氏。
从光佑以后取什么姓氏好,到各种奇葩的姓氏。
例如“我孙子”这个姓。
不仅有这个姓,日本还有一个城市就叫做“我孙子市”,就在千叶县,距离东京不远。
要说搞笑的话也只能从中文这个角度看。
日文的话,这个姓氏有“怀念先祖”的意思,除此之外,甚至还有些“贵族味”。
因为最早姓“我孙子”的人还是从皇宫移居出去的。
从中文的角度来看,这个名字就非常有趣了。
由于小哀因为光佑特意去学过中文,虽然说不上流畅,但这种梗她还是可以懂的。
日本奇葩的姓氏非常多。
除了“我孙子”之外,还有姓“魄与粕通,传送糟粕”(身体器官)的,姓鼻毛的…
饭吃到一半,另外几个人就都回来了。
多了性格活泼的步美三人,餐桌上便充满了欢声笑语。
在愉快的氛围中,众人吃完午餐。
洗碗和收拾厨房的仍旧是光佑跟小哀,步美几人想要帮忙,光佑也就让她们帮忙把碗收起来端到厨房去。
顺带让她们三个去扫个地,擦下桌子什么的。
昨天找信的时候到处翻,角落里的灰都被翻一同翻出来。
看上去不是很脏,但靠近角落的哪些地方,一摸就是一层灰。
本来阿笠博士也想帮忙收拾,这毕竟是他家,老让别人帮忙收拾,他也过意不去。
但光佑见到拿着抹布,准备擦桌子的阿笠博士,就连忙阻止他:
“博士,你把你手上抹布放下。”
“收拾的事情让步美她们来,或者等会我和小哀来。”
“我觉得你应该去买几身衣服。”
“以后你和芙莎绘阿姨出去约会的时候,总不至于穿着你的白大褂,或者穿着你那些很老气的衣服去约会吧?”
“这个…”阿笠博士很想反驳,但他不知道怎么反驳。
他想了想,发现还真的和光佑说的一样。
平时都是一件毛衣或者衬衫打底,外面披着白大褂。
要出门的话,他倒是会换衣服。
但那些衣服用光佑的话来说就是比较老气。
再加上他的外表,明明五十二岁的中年男人,看起来跟个老年人一样。
是的,按照世界卫生组织对老年人的定义来看,不满六十五岁,只有五十二岁的阿笠博士还处在中年。
但外表看上去妥妥老年人。
而芙莎绘今年四十九岁,中年人,但看起来就和青年的一样。
“光佑说的没错。”
正洗着碗的小哀头也不抬的说道:
“和女性,尤其是还没在一起的女性出去约会的时候,如果不注意穿着,女性会扣印象分的。”
“她应该不会介意这个的吧?”
这是阿笠博士想说的。
但他还没说呢,光佑就猜到了他要说这个,便提前和他说:
“即便她不在意,你也不介意,但我觉得博士你也应该注意点穿着。”
“等你们关系更进一步了,你随意点穿无所谓。”
“现在你们还只是刚重新见面,最好还是认真打扮一下。”
“也不要求你搞一个很时尚的发型什么的,毕竟博士你没那条件。”
“但博士你可以在搭配衣服上下点功夫。”
听见这句话,阿笠博士欲哭无泪,他叹道:
“这话太扎心了。”
“虽然这话有点伤人,但这个是事实。”光佑耸耸肩。
等两人说完,小哀也出来补刀:
“另外,博士你人本来就显老,头发还少,也没有光佑的好身材,说难听点就是一个胖老头,形象和芙莎绘阿姨相差太大了。”
“我觉得你还是听光佑的,在穿搭上下点功夫。”
这话就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一般,狠狠的扎在阿笠博士胸口。
无奈的是,光佑他们说的都是事实,阿笠博士反驳不了。
“可我也不懂这些东西啊。”阿笠博士也很无奈。
让他做点小发明没问题,可让他搭配衣服,那就真的是在难为他阿笠博士。
抬起头,看了一眼阿笠博士之后,光佑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
“博士你不懂没关系,芙莎绘阿姨可是日本时尚圈最顶层的人之一,你找她啊!”
“博士你不是不知道去哪里约会,也不知道怎么约会么?”
“你找个时间约芙莎绘阿姨去逛街,让她帮你挑几套衣服。”
“到饭点之后,你就能顺其自然的约她去吃饭,吃完饭你还可以约她去看电影。”
“看电影之后就可以…就可以结束一天的约会。”
意识到自己差点说错话,光佑及时的踩下刹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