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左道傾天 風凌天下-第四十二章 底牌盡出戰飛天!【爲白銀大盟VVICC加更(八)】看書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左小多再次尝试用锤,以阴阳之力灌顶砸死两个,这次灵魂都是没有来得及飘出来,就直接被吸收掉了……
左小多隐隐感觉不大对,进入识海看时,却见小白啊和小酒都是在生机海上飘着,然后,几道魂魄都战战兢兢的被控制在黑白葫芦边上。
两个小葫芦一上一下的起落,欢快的将几道魂魄撕碎,吃得干干净净。
然后一副满足的样子,在生机海上飘来飘去,肆意徜徉,写意得很。
但只要左小多再动锤,两个小家伙就立即到了锤里来,积极性直接提高到了让左小多都感觉不可思议的地步……
“竟然有这等事……”
左小多头皮有点发炸。
我修炼的……这是什么功法啊……这阴阳玄气,居然能吞噬亡者魂魄,这个……貌似是邪道功法的味道啊!
甚至,这还是一种不沾因果的威能!
对手死得连元魂都没有了,神魂俱灭,万劫不复,当然没可能再跟你了断因果,斩草除根一流的不沾因果!
也不知道……有木有人知道这件事?
这件事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左小多思量再三,得出一个结论: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细枝末节的时候,现在是杀人的时候。以后再分析是好是坏,何必纠结,车到山前必有路……
……
另一边。
余莫言鬼魅一般的在大雪中飞行,无声无息,全然没有任何的存在感。
噗的一声轻响,一名白山城高手咽喉中剑,喷血倒下;还来不及有任何因应,丹田被捣毁,头颅被砸碎,神魂被粉碎……还有戒指也被拿走了。
一切都是那么的行云流水,一个又一个的御神高手,就这么悄无声息的陨落在余莫言剑下!
余莫言始终面无表情,就如同行走在人间的勾魂使者。
这一刻,他什么都没有想,甚至连独孤雁儿都没有想,他的心中,唯有杀戮!
我杀的人越多,雁儿就越是安全。
他只是针对御神或者化云级别动手,对于归玄级数的修者,感觉气息强大,就不勉强动手。
每次杀人,我都要确保能够全身而退,不能给敌人任何缠住我的机会!
在茫茫白雪中,余莫言化身白色死神,纵横白头山,剑下血花不断的绽放;半小时内,已经猎杀掉二十七人,人头数战绩,竟不逊色于左小多!
左小多与余莫言默不作声的杀戮连绵,始终都没有发出稍大的声响。
就像是两个勤劳憨厚的农人,在悄无声息的收获着已经成熟的小麦。
半小时的时间到了。
左小多与余莫言极有默契的齐齐后退,迅速赶到约好的汇合之地。
头顶上扑簌簌的声音响起,空气陡现粘稠之感,左小多身子一僵,飞天高手来袭?
左小多不敢怠慢,身子飞速旋转,阴阳气黑白气漩,陡然出现,瞬间就将敌人的锁空封印,尽数化解,两柄大锤,悍然上手,雄腰一扭,日月阴阳锤,再现尘寰!
在战阵杀伐,威震千军的时候,千魂梦魇锤乃是不二之选,无可争锋!
但说到面对敌人实力远远超过自己的时候,日月锤自保兼进攻,以弱抗强,才是首选!
这两种锤法,尽都被左小多运用到了熟极而流的佳妙地步!
只需心念一动,就能即时随手而出!
轰的一声巨响,左小多急疾应变之余,连续退后七步,而对面的一道白衣瘦削人影,也是踉跄后退,看着左小多的眼睛,充满了不可置信之意。
眼前这小子竟然当真拥有可敌飞天的战力?!
当时在白山城之中,左小多乍然到来,强势入战,砸退飞天高手拉着余莫言逃命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但对这件事的理解,或者是认知的是,这小子肯定是豁命而为所造成的结果!
也就是催动了某种损失寿元,伤损根基的秘法,来提升的战力大爆发。
尤其是左小多冲出去之后,突然喷出来的那一口血,更是让人认定了这件事。
一 胎 二 寶 億 萬 首席 愛妻 入骨
但这一次,突然间的狭路相逢,突如其来的对撼,却让这位飞天高手感觉,之前的理解认知,全然不对!
更有甚者,现在这小子的锤法,力量,战力,比起刚才突围而出的时候,还要强了不少!
心念刚刚一动,却见左小多不退反进,居然举着两柄大锤,向着自己这边冲了过来。
竟是主动邀战!
“找死!”
那位飞天高手冷哼一声,毫不退让的反压了过去。
就算是你潜力巨大,战力超群,能够越级战斗又如何,但说到你的真实实力,说到底仍旧只是御神级数!
与飞天之间,足足差了两个大位阶,存在遥不可及的距离!
只是凭着技巧弥补,是绝不可能做到作战长久的!
那飞天修者纵使心有定见,仍是不见半分怠慢,手中剑连连流转,竟是运转四两拨千斤之招,并非是纯然的硬撼左小多双锤。
此人的应对无疑正确,左小多既然敢主动邀战,必有所持,要么是招法超妙,要么是攻击强横,要么是两者综合,并不与之硬撼,将这场战斗的时间拖长,耗死左小多,正是最佳选择!
左小多双锤盘旋,越战越勇,凭着日月锤这已经达到了巅峰的技巧,一时间竟与这位飞天高手打了个不相上下!
两人都是越战越勇,气脉绵长。
银河维和部队 伴星倚月
左小多默不作声,但是这位飞天境高手,竟也是默不作声!
独自擒拿下左小多,不但是一份战绩,更是一分光荣!
而且……身为飞天高手,身为白山城三大巨头之一,若然不能以一己之力拿不下一个御神境的小子,还需要别人帮忙的话,实在是太丢人了!
长剑化作了一片光影,一边战斗,飞天的粘稠的锁空能力,从容不迫的战斗!
他有十足的把握,只要这么打下去,这个用锤的小子,自己一定可以拿下!
就算这小子的气脉如何悠长,难道还能自己这个飞天境大修者更绵长吗?
绝不可能!
绝无此理!
他的感觉是正确的,若是持续鏖战下去,左小多纵然再是天才,也绝对不是对手!
嗡的一声闷响,左小多的锤再度砸到,力道沛然莫御!
这位飞天高手长剑一挡,身子往后一飘,一仰头,完美卸掉左小多的沛然巨力,心中满是得意,越是施展这样的猛力攻击,自身体力元气消耗越速,只会更快败亡……
然后……然后他就突然见到眼前金光一闪——
此人倒是了得,反应神速,于间不容发之际的急忙闭眼外加一偏头!
噗噗噗……
连续三根牛毛针,尽皆深深地扎入了右边的太阳穴!
留在外面的剩下半截,犹自嗡嗡颤抖。
这位飞天高手大吼一声,直痛得浑身颤抖,大喝一声:“天巫铜!”
竟然是可以破防真元之力的天巫铜!
但是,这暗器却又是从哪里来的?
对面左小多一声不吭,两锤黑白光华徐徐环绕而起,以席卷之势砸了过来!
那飞天高手只感太阳穴剧痛,牛毛针更隐隐有深入之态势,不觉激发了此人的凶性:“你找死!”
突闻一声厉喝,长剑豁然展开,一片白光宛如大海也似冒了出来,随即便形成了数丈长的森然剑气,当空一剑,不闪不避的对着左小多的锤,悍然劈落!
通过之前的交手,他有十足的把握,不管对方这对锤是什么材质,但融合了自己生命真元的锋锐剑气,却一定可以将之一劈两断!
剑气带着风雷之声,落下来。
左小多眼中一厉,不闪不避,阴阳锤直接正面怼上!
然后就是轰的一声巨响!
左小多整个人,整个身躯好似断线风筝一般的向后飘飞,闷哼一声,一口逆血冲口而出。
而对面那位飞天高手一声不可置信的大吼,自己的剑,居然断成了两截!
而对方的锤……赫然是连一道白印子都没有出现!
如此惊天动地的一剑,聚焦了自己平生之力的一剑,对对方的锤,竟然没有造成任何伤损!
绝无此理!
岂有此理?
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在刚刚接触的那一瞬间,又是两道光芒闪烁,他下意识运足了全身修为,全部集中在脸上,防御牛毛针!
因为刚才的悍然对拼,自己身形已然失衡,万万来不及躲避。
但是,既然已经有过一次经验,你这种程度的牛毛针,就算质地非凡,是天巫铜打造,却也已经无法对我造成伤害!
纵然天巫铜号称能破防真元力,但也要看敌人是什么境界!
全身修为,瞬时集中!
但是,他跟着就感到了眼眶一阵剧痛!
这一招,当时左小多婴变境界对战压制了修为的洪水大巫之时,就连洪水大巫累积无量岁月的战斗经验,也几乎无法躲过去,更何况是眼前这位已经身形失衡的飞天修者?
噗噗!
两声轻响。
两根锥针,一左一右,狠狠地插入了其眼眶之中,虽然在对方强横的真元防御之下,只是插入了一半,但深入的长度却已经足够插入眼球之中了!
旋即,两股黑色血液,喷薄而出!
两只眼睛,尽皆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