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近身狂婿 txt-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見財起意!閲讀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真田木子来到瑞士之后很忙碌。忙到连吃晚饭的时间都没有。
在动用非常规手段约到了波尔总裁之后,她又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
正如楚云所说,所有消息都从别人嘴里知道。这对楚云来说太被动了。
四大校草争霸冷公主
他必须掌握主动权。
否则他接下来的行动,将会受到极大的限制。
楚云坐在车上,等待着目的地的到达。
这间会所,在苏黎世很出名。
是当地顶级富豪进出的场所。
而这间会所,也是真田木子安排的。
波尔总裁在几经纠结考虑之后,终于选择了接见楚云。
他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欧洲人。
优雅,智慧,且充满了艺术气息。
波尔总裁约摸四十五岁。一身的定制品牌西装。浑身透着一股毫无杀伤力的儒雅气息。
可只有那双沉稳而锋利的眸子,才能让人看出他的厉害之处。
波尔总裁作为瑞士金融界的一哥。不仅在商界拥有近乎独裁般的影响力。在面对当局时,他也是拥有极高话语权的。
虽然不像在华盛顿那样可以在幕后操控选举。
但对许多瑞士当局的领导来说,波尔总裁都是不可以得罪,甚至要讨好的大人物。
楚云除外。
当二人在包厢内见面时,楚云的态度是冷傲的。
也是凌厉的。
这两名西装笔挺的男人甫一见面,便摩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波尔总裁。”楚云邀请波尔先生入座,面色沉稳地说道。“想必,您应该已经知道我因为什么而见您。”
“那你又是否知道。我大可不必来见你?只要我一句话,你在瑞士的所有黑暗势力,会在一夜之间,全部被清除。就连你,楚先生,也休想轻易地离开苏黎世。”波尔总裁斩钉截铁地说道。“你冒犯了我。冒犯了一个你在瑞士不该冒犯的人。”
波尔总裁很强势。
强势到自诩为苏黎世最强者。
谁也不可以招惹不能够冒犯的强者。
哪怕你楚云在华夏,乃至于在纽约城都制造过不少轰动的事迹。
但在苏黎世,你必须给我盘着!
必须看我波尔的脸色行事。
“如果波尔总裁认为这就是冒犯。我想,我已经狠狠地冒犯了波尔总裁。也没有退路可走了。”楚云端起香槟抿了一口。然后话锋一转,说道。“我只能继续往前走。”
波尔总裁深深看了楚云一眼:“或许在华夏,你的确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但在这儿,在全世界最发达的资本国家。我不认为你有任何狂妄的资本。”
而波尔总裁。
更是这个全世界金融体系最完善,也最强大的国家内最强大的大银行家。
楚云得罪谁,都不应该得罪波尔总裁。
一个在苏黎世呼风唤雨的恐怖存在。
一个就连楚红叶,都主动见过的大银行家。
“我并不打算在波尔总裁面前狂妄什么。”楚云平静地说道。“我只是想见波尔总裁一面。事出有因,我才不得不动用特殊手段。”
“你现在已经见到我了。”波尔总裁淡淡说道。“你想说什么,就尽快说。我没有太多时间浪费在你这样一个不黑不白的角色身上。”
“我想知道,我姑姑的下落。”楚云问道。
“你姑姑?”波尔总裁反问道。“你是说。楚红叶楚小姐?”
“正是。”楚云点头。“我姑姑失联了。我想知道她去了哪儿。和波尔总裁见面的时候,又聊过一些什么。”
“楚小姐有一些资金是我替她管理的。大概五百亿美金。”波尔总裁很直截了当地说道。“我和楚小姐见面,主要是对这笔资金进行了综合的衡量和商议。楚小姐似乎遇到了什么问题。想进行资金上的周转。”
“仅仅只是这样?”楚云皱眉问道。
“我是生意人。楚小姐,也是生意人。”波尔总裁反问道。“你觉得我和楚小姐见面,会是因为什么?”
楚云沉默了。
他没有质疑的资本。
正如他之前所说,当他没有掌握足够多情报的时候,他的所作所为,都将非常的被动。
他也没有任何主动的资本。
除非,他能在此之前,掌握足够多的信息。
漫长地沉默之后。
楚云摇摇头,目不斜视地盯着波尔总裁:“你撒谎。”
“这是你在我面前第一次撒谎。我希望,这也是最后一次。”楚云忽然开口。掷地有声地说道。“波尔总裁,我们接下来的谈话,会非常重要。也关系到我对我姑姑现状的判断。如果因此出现什么差池,或者影响了我的判断,导致我姑姑出现个人的安全问题。”
“我会要你的命。”楚云目光锋利地说道。“不要怀疑我的能力。如果你足够了解我,或者道听途说过一些有关我的事迹。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你听到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我所做的一切,远比你想象中还要多,还要疯狂。”
说罢。
楚云再一次端起香槟,浅尝起来。
波尔总裁似乎没料到楚云会突然翻脸。
而且是如此的凌厉,如此的不留余地。
他深深看了楚云一眼,反问道:“你凭什么说我在撒谎?你的凭证是什么?”波尔总裁质问道。
“我在瑞士的势力,的确没办法和你相提并论。但我如果只是想要了解一些我想知道的内幕,也不会太过困难。”楚云一字一顿地说道。“据我掌握的消息。我姑姑至少和你接触过三次。而我姑姑失联的时间,也正好是和你最后一次见面之后。”
“所以呢?”波尔总裁反问道。“谈生意,难道只能谈一次?你姑姑失联在和我最后一次前面之后,又能证明什么?她失联之前,可以见很多人。我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楚先生,我不知道你想表达什么。”波尔总裁摇摇头。
“你知道。”楚云在通过耳麦逐渐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面露冷厉之色。“你知道所有这一切。包括我想知道的东西。你都知道。”
“你只是,在瞒着我?在欺骗我?”楚云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冷色。
大道 獨行
“何以见得?”波尔总裁反问道。“我欺骗你的意义,又是什么?”
“因为你想吞了那五百亿美金?”楚云眯眼说道。“因为你见财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