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當芒果愛上稻穀 線上看-第69章 舒哥出事了展示

當芒果愛上稻穀
小說推薦當芒果愛上稻穀当芒果爱上稻谷
谷雨最终决定,不拆这个盒子了。
夏舒芒和夏至达成了什么协议又或许断了什么关系,基本上都在这个盒子里了。
民航机长的工资在这个年代应该不算低,夏舒芒刚入职,没有房贷车贷的压力,除去每月的物业费水电费,其余的钱用做生活费绰绰有余。
飞国际航班比飞国内的工资要高一些,夏舒芒到底为什么这么拼?
难不成,他缺钱?
9527
夏舒芒这个人除了对鞋有偏爱外,对其他身上的装饰一点不上心。
几曾何时,谷雨发现夏舒芒的那面aj墙上的鞋在逐渐减少,他是已经放弃对鞋的执念了吗?
如果是的话,他又没有爱买名牌吃山珍海味买古董的习惯,拼命赚钱为了什么呢?
难不成是想给夏至一个下马威?
告诉他就算不进公司夏舒芒也能自己养活自己。
这也不对,飞国内航班的每月工资也能养活自己不是?
何况他还有个嗷嗷待哺的女朋友在家等着他呢!
总结来总结去,谷雨都不知道夏舒芒到底在卖什么关子。
十月中旬,谷雨如约参加了《诗词大会》的初选。
没什么太大的压力,她成功代表迪海大学参加省里的选拔。
许博羽把当初参加比赛的资料全部送给了谷雨,谷雨收到信息,准备下午上完第8节课吃完饭去拿。
刚刚过去国庆长假,羊群们飞扬的心还未找到归宿,空间朋友圈一波接着一波秀恩爱发美照。
时隔一年,当初“朴素”的女学生们各个像探索到了美妆的奥秘一样,上至头顶下至脚趾甲盖,全身上下散发着“老娘最精致”的气息。
假期归来,迪海温度骤降,今年的降温幅度很大,国庆刚过谷雨已经套上了薄外套。
李香今天意外的去奶茶店买了杯多糖柠檬茶,此刻和谷雨走在去男生宿舍的路上。
“哎哎!”李香的柠檬茶刚喝了一口,被迎面打闹的小情侣撞上,要不是她咽的快,此刻那口甜到发齁的柠檬茶一定以孔雀开屏的方式吐在小情侣身上。
对方也知道是自己过于鲁莽,连忙说着道歉。
李香向来不是个找麻烦的人,“算了算了,没事。”
小女生往自己男朋友怀里一钻,脸上除了歉意还有刚刚打闹时的娇羞,男生把女孩往自己怀里一拉,接连又说了几声抱歉,两个人朝着李香来的方向走去。
“现在的女孩子的化妆技术都是开了挂的吗?”刚刚过去的女孩脸上闪烁着金钻高光,在路灯的照射下像会发光的钻石。
李香想起什么,“谷雨,你怎么不化?”
回首去年刚见到谷雨的时候,新生迎接晚会,她绝美的底子加上高超的化妆技术,经验了在座的所有大一新生。
谷雨的余光瞄到了刚刚过去的那对小情侣,语气悠然:“男朋友还不知道在哪块天空上飘着呢,化给谁看?”
李香转了下眼珠,“想夏舒芒了?”她猛吸一口柠檬茶,“他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休假?”
“不知道。”
李香说:“哎,四石最近也很忙,他妈妈身体又出问题了,忙着赚钱呢。”
谷雨心里深深叹口气,心情不佳。
快到男生宿舍楼下,谷雨给许博羽发了信息,许博羽发来消息:【马上下来。】
两个人百般无聊的靠在楼下的树杆上。
李香见她太无聊,“喝一口?”今天的柠檬茶异常甜腻。
谷雨轻轻推开她的柠檬茶,摇摇头。
爱情真使人魔怔,好好的一姑娘,怎么就抑郁了呢?怎么就相思病晚期了呢?
谷雨确实是因为夏舒芒变成了林妹妹的,但不是因为他长时间不回来,而是担心他和夏叔叔之间的关系会不会变得更加恶劣。
许博羽三两步跑下来,许久不见,他竟然发福了。
“抱歉啊学妹,来迟了!”他推了一下蓝色框眼镜说道。
许博羽把手里的资料递给谷雨,“你的比赛我去看了,发挥的相当好!”
别人参加比赛,或多或少都会紧张,怕实力不够的,怕当众讲话的,怕发挥失常的……
心里因素,生理因素都有。
包括许博羽自己,参加过那么多次大型比赛,现在上台讲话依旧会紧张。
他全程看完了谷雨的比赛。
她表现的很淡定,坐在答题区和主持人一问一答,对答如流,他坐在第一排,甚至看到了谷雨眼里透露出的不耐烦。
实则,谷雨是在等夏舒芒回电话。
那天,夏舒芒说好了会给她打电话加油的,她从早上起床开始等,等到比赛都快结束了,夏舒芒屁都没放一个。
失落,太失落。
难过的情绪大过比赛时的紧张,就显得比赛没那么太影响心情。
那场比赛,问答的形式很简单,基本上都是初高中的必备古诗词加上大学学习到的偏门古诗。
谷雨的记忆力不错,这对她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
何况,她还认真复习了!
谷雨接过资料,“谢谢学长。”
两人平日里接触不多,拿完了材料道了谢后准备准备客气一下闪人。
“资料你收好,今天宿舍出了点事儿,舒哥他们等着我呢!”
准备假笑送走许博羽的谷雨心里咯噔一下。
复仇王妃 阡陌
谁?
许博羽800度的眼镜片让他及时捕捉到谷雨和李香面相上的灵魂一变。
饶是许博羽不常在宿舍,但是夏舒芒和谷雨拉手手处对象这事他是有所耳闻的。
“怎么了?学妹不知道舒哥回来这事吗?”他补了句,“他昨天就回来了,就在宿舍睡的。”
为了世界和平,为了正义与力量,李香十分使眼色的打断许博羽的话,“你确定没看错?夏舒芒不是在实习吗?”
“舒哥我怎么可能会认错。”
谷雨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许博羽也发现了什么不对劲,急忙找补,“要不我去把舒哥叫下来?”
要不怎么说秀才是秀才呢,句句戳到痛处。
谷雨抬眼望了望某个窗户,又看向许博羽,冷冷道,“不了,希望他在上面,这辈子别下来!”
+
谷雨是阴着脸回来的。
blood x blood
李香从未见过谷雨生这么大气,一句话没敢说也不敢问。
是谁,每天三条问安信息的发着?
是谁,每天关注天气提醒某人多穿衣服?
是谁,熬夜到凌晨只能和他多打一会电话?
是她是她都是她。
夏舒芒昨天就回来了!还在宿舍住了一晚,就连个来看她的时间都没有?
太不把她当回事儿了!
谷雨宣布,从此刻起,夏舒芒没有女朋友了!
她把头往被子里一窝,再见吧!
永别了,前男友!
祝你幸福!
和谷雨一样躲在被窝里的李香一会探个脑袋观察观察敌情,一会对着发亮的手机屏幕戳戳戳。
香香香皂: 【夏舒芒怎么回事??】
石石石头: 【什么?】
香香香皂: 【他回来了怎么也不告诉谷雨一声?】李香脑袋看了看对面的团子,又缩回来。
还好,世界还很平静。
石石石头: 【舒哥回来了??!!卧槽我没走到宿舍呢!】
香香香皂: 【快回去问问,谷雨现在生气了!】
石石石头: 【一哭二闹三上吊了?还是对着吹了?】
香香香皂:【没,她很平静,平静的很诡异。】
石石石头:【你试探一下。】
李香第n次把头伸出被窝,小声叫了她声:“谷雨?”
被窝里传来她轻轻的鼻音: “嗯?”
李香在心里舒了口气,还好没到发飙的地步,她清了清嗓子,试探性的问:“夏舒芒他……”
话没说完,谷雨惊叫着:“狗男人不配出现在我面前!!!!!!”
在某个二次元世界,李香仿佛看到了被无限放大的声波从谷雨的被窝里传出来,接着震碎了外面的玻璃!自己被吓到在地扶额安慰自己。
不能惹不能惹!她惹不起惹不起。
香香香皂:【回去了吗?谷雨现在一提夏舒芒,就像火山爆发一样可怕!你告诉夏舒芒,明天最好背着荆条拿着金条来请罪。】
石石石头:【堵路上了……】
香香香皂: 【废物!要你何用!】
石石石头: 【哭.jpg】
谷雨现在不是一般的生气,这几个月以来的思念,挂想,担心在此刻全部化作愤怒憋在心里。
她不能像个泼妇一样质问他,这样显得自己很无理取闹。
话又说回来,她现在就是想抓着夏舒芒的脖子拿把木仓对着他脑门问:“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不说实话崩了你!”
想到这,她刚刚怎么扭头走了呢?
缩在被窝里,她有一股吵架没有吵赢的落败感!
憋屈,窝火!
这女朋友要不要了还?
谷雨在做强烈的思想挣扎,这边李香和四石已经为了夏舒芒该如何向谷雨道歉做出了初步分析和评断。
石石石头: 【要我说,舒哥三扣九拜从男生宿舍拜到女生宿舍,诚意满满,谷雨妹妹没准就原谅他了!】
香香香皂: 【这太狠了吧!你是不是之前这样干过哄过前女友啊?】
石石石头:【我清白的好吗?苍天发誓!】
李香笑了下,继续大字: 【我才不信!】
【这么长时间没人给你表白吗?】
【你也不差啊!】
四石好半天没回。
【人呢?】
【哪去了?】
【哈啰?!】
李香正奇怪着,四石发来一条信息。
【舒哥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