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步步爲途 線上看-第173章 幕後主使出水面分享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去我的店里看看?”
梁婧莹柔声问。
“算了,你这是女子美容院,我进去不合适!”
何志远出声推辞。
在这之前,何志远询问梁婧莹美容院的信息时,是怕对方骗他。
眼前这一幕证实了梁婧莹所言非虚,没必要再过去了。
“里面有很多美女富婆,我可以介绍你认识,咯咯!”
梁婧莹娇笑着开玩笑道。
“算了,我只要认识一个美女富婆就行了!”
何志远抬眼看向梁婧莹,嘴角露出几分笑意。
梁婧莹知道何志远是在说她,有意转换话题道:
“没错,若怜可是实打实的美女富婆,而且尚未婚配,要不要我帮你们牵线搭桥?”
“你少乱扯,我说的美女富婆是你!”
何志远并不上当,出声道。
梁婧莹抬眼看向何志远,娇羞不已的说了声讨厌!
何志远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将美少妇娇艳表情看在眼里,不由得一阵心动。
梁婧莹见何志远火热的目光投射过来,心中不由有几分慌乱。
“我们去哪儿,吃点烧烤,怎么样?”梁婧莹柔声说,“刚才酒没喝痛快!”
“算了,天太晚了,明天还要上班,改天吧!”
何志远婉言谢绝。
美女当前,何志远生怕酒后乱性,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来。
身在体制内,必须时刻检点自己的言行,一旦出事,则悔之晚矣!
“你要回安河?”梁婧莹柔声问。
何志远听到问话后,轻点一下头。
“太晚了,不麻烦了,我打车回去就行!”
何志远出声道。
梁婧莹的俏脸上露出几分失望之色,柔声道:
“你答应若怜改天一起吃饭的,可别忘了!”
何志远做了个OK 的手势,伸手推开车门:
“我回安河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梁婧莹轻点一下头,答应下来。
何志远刚下车,便有一辆出租车疾驰而来,伸手将其拦停后,冲美少妇挥了挥手,便上车去了。
看着出租车疾驰而去,梁婧莹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当晚,梁婧莹回家后,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头脑中频频出现何志远的身影。
翌日!
何志远刚到办公室,钱荣宏的电话便打过来了,说是有好消息要汇报。
“我在乡里呢,你过来吧!”
何志远略作沉吟后,出声道。
从钱荣宏的表现来看,十有七八已搞清幕后主使之人。
这事极有可能和安河水产公司总经理牛经义有关,何志远一大早便让钱荣宏过来,有向牛大山示威之意。
牛经义是乡党委书记牛大山的儿子,无论这事他是否知晓,都脱不了干系。
就在何志远在办公室里坐等钱荣宏之时,乡党委办里一片热闹景象。
牛经胜拿着一盒软中,频频递给其他科员,大有凯旋归来之意。
因为打架事件,牛经胜被拘了几天,今天强势回归,自是要有所表现。
张世龙端着一杯新泡的茶,走进乡长办公室。
“下面怎么乱哄哄的,出什么事了?”
何志远看似随意的问。
安河这两天是多事之秋,何志远生怕多生事端,对乡里的事关注度非常高。
“牛经胜回党政办上班了!”
张世龙不动声色的说。
何志远听后,之时轻哦一声,并未多言。
打架不是刑事案件,外加牛大山的影响,牛经胜能重回乡党政办并不足为奇。
片刻之后,钱荣宏和闵昌华就走进了乡长办公室。
何志远很给两人面子,亲自起身相迎。
张世龙奉上两杯香茗后,退出去,关上门。
何志远伸手冲两人做了个请的手势,出声问:
“两位老板一大早联袂而至,那事有消息了?”
昨天,何志远暗示钱、闵两人从王二毛、赵三柱身上入手,查幕后主使之人。
从钱荣宏、闵昌华迫不及待表现来看, 何志远意识到一定是这事有眉目了。
“乡长,你真是神机妙算,什么事也瞒不住你!”
钱荣宏满脸堆笑道。
何志远白了他一眼,出声道:
“钱总,你就别给我戴高帽子了,我有几斤几两,心里清楚!”
钱荣宏抬眼看向何志远,脸上露出几分尴尬的神色。
闵昌华见机,出声道:
“乡长,昨晚,我们请王二毛和赵三柱吃饭,四人喝了五瓶。”
何志远露出几分惊诧之色,出声道:
“那两个泼皮这么能喝?”
无尽探秘
“我们起先也没想到他们这么能喝,早知道就叫大哥、二哥一起过去了!”
钱荣宏出声道。
“钱总,你就别得便宜卖乖了,昨晚差点没喝死我!”
闵昌华一脸郁闷的说。
昨晚发现王二毛和赵三柱酒量不俗时,闵昌华主动出击,让钱荣宏保持清醒的头脑,以便套他们的话。
“闵总酒量大,我羡慕还来不及呢!”
钱荣宏面带微笑道。
闵昌华伸手虚空轻点钱荣宏两下,并未再多言。
何志远抬眼看向闵昌华,心中暗道:
“闵昌华看上去体型偏瘦弱,没想到酒量竟这么好!”
妖神相公爬上榻 苏如暖
“那两个泼皮怎么说?”何志远出声问。
钱荣宏看了闵昌华一眼,冲其轻努一下嘴,示意他来说。
昨晚闵昌华醉的不轻,这点面子钱荣宏还是要给的。
“乡长,您事先猜的一点没错,这事的幕后指使之人是牛经义,三道疤出面找王、赵两人谈的。”
“哦,看来牛总对三道疤很信任,竟将如此重要的事交由他去办。”
何志远沉声道。
钱荣宏和闵昌华听到这话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乡长,您可以借助这事将三道疤拿下,借机做一番文章。”
钱荣宏压低声音道。
何志远轻摇一下头,出声道:
“没用,这事虽是真的,但王二毛和赵三柱手上没有任何证据,三道疤完全可以不认账。”
钱荣宏和闵昌华听到这话后,互相对视一眼,脸上露出几分失望的神色。
“乡长,如此一来,我们岂不是白忙活了?”
闵昌华一脸郁闷的问。
“闵总,多行不义必自毙!”何志远一脸淡定的说,“别着急,迟早有和他们算账的时候!”
“行,乡长,我们听您的!”钱荣宏出声道,“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